話說12/21提早過了聖誕節,那天在教堂裡見到了這位白髮碧眼的阿兜仔,真是出乎我的意料之外。

 

簡介一下葛德神父:

1936年出生,瑞士人,來台已53年,1991年開始兼管蘭嶼本堂神父,為現任白冷會會長。

 

一開始阿娘我是在教堂裡照相,來到外邊,就看到所有的小孩都圍繞在神父身邊。只見神父在自己手臂上不停的抓抓摳摳,剛開始我還以為他被蚊子咬在擦藥,靠近一瞧,原來是在變魔術。

 

 P1100976.JPG

不見了~

 

 P1100977.JPG

在這裡嗎?

 

 P1100979.JPG

來,你來按按看有沒有在這裡~

 

 P1100983.JPG

吹口氣~

 

 P1100990.JPG

錢會在誰的手上呢?

 

 P1100995.JPG

握手,請用力~

 

 P1110062.JPG

坐在神父懷裡的這位酷哥,我還是第一次見到他和人如此親近~




P1110071.JPG


P1110073.JPG


P1110074.JPG


P1110077.JPG


P1110082.JPG


P1110090.JPG


P1110093.JPG


P1110104.JPG


P1110105.JPG  

P1110040.JPG 

看來孩子們都很喜愛神父,神父也很疼愛這些孩子;變魔術給他們看、陪他們玩遊戲、和孩子們有親密的肢體接觸。除了和孩子親密接觸外,和老人家、年輕人一樣互動良好。

 

50~60年代有許多傳教士來台灣傳教,他們為台灣奉獻了大半個人生,隨著時光流轉,這些傳教士不是凋零就是垂垂老矣。葛德神父還是我遇到的第一個這樣的神父。當我和他聊天時,他第一句話就是問我會說台語嗎?(我看起來像是不會說台語嗎?)看他和教友互動就像認識了一輩子的老朋友一般自在。

 

在用餐過後的休息時間,葛德神父很認真及誠懇的跟我說:他們將會派一修女來培訓幾位主日學的老師,帶領紅頭的小朋友讀聖經及養成上教堂禱告的習慣,希望我考慮考慮可不可以來參加培訓。他說的很誠懇,我聽了卻是很沈重。

 

以紅頭村來講有天主教及基督教,那現今是基督教的人數較多。在平時會固定上教堂的人十來個出頭,且多是老人,中壯年我看只有我家阿拔而已,小孩是只有節日才會到教堂來。面對這樣的現況我想神父他一定也有深深的無力感,再加上年歲已大服務的教區範圍又廣,我想他是心有餘而力不足。所以從他開始兼任蘭嶼教堂的堂主時採取的是從教友中培訓義務使徒,由義務使徒來帶領教友、在主日彌撒中服務。

 

那現在他想深耕小朋友這個部份,可能是看我長的一副聰明靈俐的模樣,才會在我第一次去教堂就跟我講這樣的話。

 

可是我想講但沒講出來的話是:神父,謝謝你這麼看重我,但我不是天主教徒啊!我來教堂是因為我想幫我女兒照相,你若要我有空來掃掃地、打打字之類的,我是沒問題,可是教小朋友主日學這對我來講就有點困難了。

 

可是在那當下我實在說不出口,看他老人家那麼誠懇的看著你,我就是開不了口說:我不願意。

 

爬了一下文,白冷會全名白冷方外傳教會,其神職人員要終身獨身、奉行神貧、貞節、服從。

 

其他的我不曉得,就神貧這部份來講,下面這張照片就可說明一切。

P1110044.JPG  

 

相關閱讀:
間-化為海岸山脈的瑞士人

蘭嶼新聞專區岸山脈的瑞士人

這是一本傳道者和神學者該讀的書:岸山脈的瑞士人

全站熱搜

simagaga1972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1) 人氣()